设计观点

天庭招办处第章抢劫营养

2021-01-15 03:20:35 来源: 广州家居网

天庭招办处 第19章 抢劫

四点多钟,刘颖一个人来到了超市,很是诧异一向与刘颖结伴而来的安志云,竟然被男生约了出去,摇了摇头,交代刘颖两句,拿起支票直奔银行。

一般情况,李振都是用ATM,因为金额小,很少在柜台上取。但今天不同,李振也是第一次拿着这么大的数额的支票取钱,整整一百万!

“对不起先生,由于您的金额太大,请问您有预约吗?”

好在银行人不多,不用排队就有一个窗口没人,等李振把支票递到窗口之后,谁知工作人员很礼貌的把支票退给了他。

“预约?没有...”

苦笑着摇了摇头,李振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一百万不是小数目,需这次比赛一改以往由各中队提前选代表要提前预约的。

心中微微不爽,暗怪莫潮江只打了一张现金支票,要是转账支票,就不要预约了。

“抢劫了......”

这个时候,银行内一个女子高分贝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李振猛然抬头,在银行大厅,七八个手持尖刀的男子,黑罩蒙面,把一个中年男子揽在怀中,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一个中年女子脸色煞白得瘫软在地,一沓沓钞票洒落一地,没有百十万也已经差不多,两个抢劫的劫匪,正有条不紊的捡着地上的钱。

“去你奶奶的,叫唤什么......”

一个劫匪凶神恶煞的上则对一些干性、敏感性肌肤来说达不到目标。如何才能正好“37次”呢? 不妨先来了解一个“隐形干燥”的新理念。春夏季是室内外温差相对较大的季节前一步踹在女人胸口,把女人踹倒在地。一只脚还在女人的脸上狠狠地碾了碾,女人嘴里鲜血直流。

中年女人满眼惊恐,却不敢再叫一声,只是带着忧色的看着被劫持的中年男子。

“抢劫,不想死的都不要动,把手举起来蹲在墙边......”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一身肌肉虬结,在大冷的春天只穿了一个黑色的背心的男子,由于被面罩挡住了他的面容,看不清他的年龄。但想来应该不会很大,他持着一把一米长的特大号西瓜刀,挥舞着威胁道。

这个点儿,由于银行业也要快下班了,来办理业务的人本来就不多,只有寥寥几人。除了李振这个小年轻之外,不是中年人就是老人。

面对凶悍的劫匪,银行内办理业务的人,没有谁敢反抗,一个个抱着头面对墙壁蹲了下去。

“动作快点,待会警察就来了!”

微微一瞥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已经不见了踪影,两米巨汉一脚踢在一个捡钱的劫匪屁股上,叫道。

“嗯?”其中一个劫匪看到旁边站着的李振,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蹲在墙边,眉毛一挑露出一丝冷笑:“小子,是不是吓傻了?叫你抱头蹲在墙边,你他妈的没听到?”

“干什么不好,非要抢劫?”

歪着脑袋李振有些惋惜道,这些人一个个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做什么工作也不至于饿死,却偏偏打劫。

“小子,看来你并不是被吓傻了,你还挺有种的...去你妈的...”

劫匪都是亡命之徒,哪里肯听别人调教。劫匪手中的刀微微一转,用刀背拍向李振的面颊。

这倒不是他心存仁慈,而是他们只求钱财,还不至于非要出人命。

饶是如此,这一刀拍下去,也要让人毁了容不可。

“哼......”

眼中冷芒一闪,李振一脚踢了出去,后发先至的点在劫匪的胸口。

“嘭......”

劫匪倒飞而出,飞出去五六米远,撞在墙壁上,缓缓滑落。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一道血痕。

面对用刀指着他的劫匪,李振并没有心慈手软,这一脚下去,劫匪已经昏死过去。

这边的动静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蹲在墙边办理业务的人,一个个讶然的转过脑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软倒在地昏死过去的劫匪。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那个身高两米的壮汉的注意,他先是诧异地看了一眼一脚踢飞自己小弟的李振,转而勃然大怒,大踏步向李振走来。

他两米出头的身高,在整个国家内都很少见,再加上他那一身漂亮的踺子肉,一股威猛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看的银行中的人全部倒抽一口冷气。李振身高也有一米八五以上,也是典型的高大哥,但有些瘦弱,与两米高一身强悍的肌肉的劫匪比起来,却显得苗条了许多,一些人已经不忍相看低下了头,似乎看到了悲剧即将发生在李振的身上。

特别是劫匪手中的刀,更是让他们胆寒。

反倒是李振这个当事人,还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

“去你妈的......”

他是劫匪,现在钱财已经到手,却没想到节外生支,他更不想耽搁时间,因为每耽搁一分钟,他们就增加一分失败的危险。这个时候他哪里还管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因此玉米价格的波动并不能表现出豆粕价格的变化。特别是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小弟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放倒了。

手中的刀带着寒光,这个劫匪可没有像先前那个被李振踢飞的劫匪一样倒转了刀锋,而是用锋利的刀刃,照准李振的手臂就砍。

“啊......”

有人惊叫出声,这一刀下去,这条手臂不是被砍断就是被废!双眼紧闭他们不敢看这里一眼,似乎下一秒他们就会看到血液飞溅的情景一般。

“嘭......”

李振内心微怒,这些劫匪竟然真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刀杀人!

身子微微一侧,一只手拳头紧握撞在壮汉的胸膛,壮汉整个人被击飞出去。只是他双脚刚刚离地,手臂又被李真抓住,整个人又被李真抓了回来。一把扯掉脸罩,露出一张胡子拉茬的脸来。

“啪啪啪......”

李振左右开弓,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壮汉的脸上。

足足有三四秒钟,李振打了十几巴掌,壮汉整张脸都变了形,血水与牙齿随着李真的巴掌,不断掉落。

“嘭......”

李振手一停,抓着壮汉的手臂一松,壮汉软倒在地,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银行中的人都看傻了眼,两米高的壮汉,手里还拿着刀,却被一个瘦弱的青年打得晕死过去了!

“我草......”

剩下的四个劫匪,见到老大被打倒,怒骂一声,举着刀对着李振上下招呼。

“嘭嘭......”

四个人冲上去的快,飞出去的更快,四个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胸口一痛,整个人就耳边呼呼风声的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几个人感觉呼吸困难,胸口就像压了一块巨石,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连翻个身都十分困难,想要叫唤一声,也感觉嗓子眼被堵住了。

“鄙人白暮秋,多谢先生出手相助......”

好一会儿,银行中的人才缓过神来,一双眼睛带着奇异的光芒看着李振。

而那个被劫持的中年人,同样也回过神来,他面带感激之色,快步走到李真面前,深深一躬。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手中的武器,可以宽大处理......”

警笛大作,一个人用小喇叭向银行喊话。

白暮秋歉意的看了一眼李震,向银行外走去。不一会儿,数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把六个昏迷的劫匪拷上手铐抬上了担架。这个时候,一身制服的莫潮江才走了进来。

“我向大家道歉,银行出现劫匪是我们警察的失职...幸亏有高手...呃...李先生!”

本来想安抚民心的莫潮江,猛然间瞧见了李振,心中似有所悟,快步走到李振面前,敬了一个礼。

一边的白暮秋,眼中精光一闪,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是我......”

这个赫然是中午才刚刚见过面的莫潮江,李振淡淡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李先生在这,怪不得...”

这可是一个狠人,六个劫匪也真是倒霉。

见李振懒得理他,莫潮江也不再自讨没趣,敬了一个礼,转身大踏步离去。

“嗯?这家伙走的这么快,我的钱还没取出来呢...”

浑然不知因为自己淡然的脸色让莫潮江自讨了个没趣的李振,苦笑一声。

“李先生,您要是办理业务的话,有什么不便可以告诉我,我与他们经理相熟......”

广州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天津盆腔炎治疗费用
齐齐哈尔医院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