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大泼猴第两百四十七章旧疾复发营养

2021-01-15 03:20:43 来源: 广州家居网

大泼猴 第两百四十七章:旧疾复发

一路向西飞行,约莫飞出数千里,当天微微亮的时候三人才降落在一处密林里。{首发}

若是按九头虫的速度,一个晚上可以到达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但前提是他只有一个人。带着一个身体不适法施法的万圣龙王还有一个只有炼神境修为的万圣公主,也只能如此了。

其实数千里的距离本身也已经足够,不能返回碧波潭,这个世界哪里都没什么区别,只要距离那六个家伙足够远就行了。

放下万圣龙王,九头虫伸手变出了一座小木屋,屋里各种生活物品一应俱。

“先让父亲在这里歇歇吧,我四周看看环境如何,如果可以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算了。”

万圣公主默默点了点头,搀扶着已经疲惫不堪的老龙王一步步往屋里去。

万圣龙王本身的修为是化神境散仙,在龙族来说,这样的修为算一般般不高不低,但好歹也是化神境了,算得上是个仙。离开碧波潭至今也没受过什么伤,但不知为何,近期,特别是近两个月却衰弱异常。

对此老龙王的说法是旧疾复发,过段时间自然就好。

这件事让九头虫万分不解。

正常来讲别说化神境了,就是炼神境都不大可能会生病,毕竟修为上去了,体质也会一并改善,那些个凡人的寻常病症该都是近不了身才对。

九头虫本身是行者道,自然不可能帮老龙王诊断,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情况。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老龙王的灵力在一天天衰弱。

这让他隐隐还是有些担忧。

为此,他还特别私底下问过万圣公主,在确定老龙王三百多年前也曾发过一次病后来不治而愈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打消了出去逮个悟者道修者回来诊治的念头。

待两人进了屋,九头虫小心翼翼地在木屋周围施了法以便一旦真有什么事他能立即知晓之后便驾着云雾很将方圆百里的范围都巡视了一遍。

这是一红色剧成为了各大电视台力捧的“香饽饽”片广阔的山林,就在他们居住的地方不远处便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溪边有一个人类的小村庄。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地幻化了身形降下去巡视了一番,在确定村里只有一个神婆而没有寺庙之后,才放下心来。

在这个世界,寺庙是凡人与神明沟通的重要渠道,若是旁边有个寺庙,届时将麻烦不断。要知道凡人许愿未必有神明搭理,但是提及妖怪,多半很就会被送到巡天府通报给天军。这种谓的麻烦九头虫可不想沾,何况身边还带着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到时候跑起来也不好跑。

除此之外,他还在东北面的一座高山发现了一伙妖怪势力。为首的也就是只炼神境的刺猬精罢了,基本什么术法都不懂,连飞都不会,别说九头虫了,在万圣公主面前都不是对手,倒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一路彻彻底底地将整个范围都翻了个底朝天,在确定安之后,九头虫很返回小木屋,远远地便看到万圣公主正站在门外,想来万圣龙王该是已经睡去了。

“父亲没事吧?”九头虫开口问道。

“没事。”万圣公主缓缓地摇了摇头,神色之中的忧虑看得九头虫一阵心痛。

“别担心了。”九头虫道:“不是说上次也是这样吗?应该再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可上次没这么久,也没这么严重。”

“没这么久?”九头虫心想,不会是所谓的“旧疾”加重了吧?

凡人成仙都远离病痛了,这龙还能生什么病呢?

作为一个整天喊打喊杀的行者道而不是一个善于诊治炼丹的悟者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自然是从得知。

伸手将万圣公主揽入怀中,九头虫道:“要不,我去捉个悟者道的修士来给父亲诊治诊治?”

“可是,父亲之前说了不许。”

“我不会让他知道的。”九头虫低头瞧着万圣公主笑道。

……

花果山妖城。

清晨,风铃早早地起床洗漱,然后按照斜月三星洞保留下来的习惯做早课诵读经文。待到做完早课,已是辰时。

她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便出了门。

头顶上花果山的舰队依旧悬浮着,站在街口扭头向东,便能清楚地看到天边一字排开浩浩荡荡的南天门舰队。

门紧闭。

警戒的命令并未彻底解除,此时的花果山依旧处于战时状态。

冷冷清清的大街上时不时能见到大队的妖兵往来,行人却极少。

其实往常也是如此,只是少了那些往来的妖兵罢了。

本质上,现在的花果山与人类的城镇依旧有着巨大的区别。在这里,所有的一切物资都是统筹配给,自然不存在人类世界常见的商铺,也不存在所谓的货币,没有热闹的集市,街上的行人自然是少得可怜了。

现在再加上大军围城的关系,连原本热闹的配给中心也被搬到地下去了,这街道,就显冷清了。

虽然妖怪们现在已经感觉到很满足,甚至惊喜不断,可事实上距离他们真正期盼的好像人类那样的生活,还十分遥远。而为了守护现在的生活,他们则必须拿命去拼。

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绕过炼丹房,风铃很来到了猴子办公的阁楼前,抬眼便看到三个身穿铠甲的妖怪从阁楼大门走了出来。

这几个都是短嘴的直属尉官,看那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该都是一夜没睡了。

猴子并未对外发布他与哪吒之间的协议,对他们来说只要南天门的大军一天没有撤走,就随时都有攻城的可能。

军情紧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见到风铃,他们友善地点了点头,风铃也微笑着回了礼。

风铃算是一个比较容易亲近的人,论是姣好的面容还是时常挂在脸上的笑脸,都是证明。

甚至在这栋楼里的妖怪,论是花果山的将领还是中层的尉官,甚至是基层的卫兵风铃都能叫得出名字。由于她特殊的身份,这份“记住了名字”的待遇令一众妖怪都十分满意。

要知道花果山壮大速度十分之,别说杨婵,就是猴子都经常出现叫不上对方名字的情况。

单纯从这一点上来说,同是人类,风铃做得要比杨婵好得多,妖怪们也愿意亲近她。而杨婵则纯粹靠着强大的威信支持。

事实上杨婵与妖怪们都不会有私下的往来,哪怕是对短嘴大角这类老功臣也一样。风铃则不同,有时候她甚至会带上一点小礼物去探望妖怪们的家属。

这或许是因为她本身闲暇时间比较多,在这里也需要一些朋友的关系吧。

当然,这也得益于猴子给她的配给要比许多妖怪都来得丰厚,否则她也不可能拿得出东西来帮补那些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妖怪。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斜月三星洞啊。

而自从知道了这一种是大型企业一点之后,猴子是直接下令配给中心将风铃的配给与自己的并到了一起,权当是给自己的下属另一种方式的补助。

猴子的配给,自然是想要什么都可以了。有时候配给中心实在没有,只要不是太麻烦,那配给中心的头头也会想办法去弄回来。

论多么忠诚的妖怪,到底还是会有点私心的,特别是在这个物资配给紧张的地方。

这一道命令下达之后,许多妖怪都会透过风铃要求一些自己想要的,配给中心又不常备的东西。这让风铃十分苦恼,毕竟做决定并不是她的强项,而这些要求明显都是会给配给中心添麻烦的。为此,她不只一次询问过猴子的意见,而猴子从头到尾就一句话,让她自己看着办。

于是,如何拒绝人成为了她大的烦恼。

有时候她会特别羡慕杨婵,因为杨婵就没有这种烦恼。那脸一板起来,冷冰冰地,连猴子都只能吃哑巴亏,别提那些个妖怪了。

记得抵达花果山之前在海的另一边,那位送他紫霞仙衣的老先生曾说过猴子身边还有个杨婵,让风铃别给比下去了。

其实风铃从没想过要和杨婵比。

她既不像杨婵那样精我们也将这定为今年的主攻方向。”张巍告诉。通军略,也不像杨婵那样善于炼丹冶器,没办法像她那样熟知天庭的各种过往纠葛,甚至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渠道能获取各种稀缺的材料。

对于杨婵,她一直都只能是羡慕,即使穿上了紫霞仙衣也一样。

从来都没什么好比的,也比不了。比不了杨婵,也比不了猴子说的那位在他抵达斜月三星洞之前便已经离去的“朋友”。

现在的风铃只想好好地在这里生活,希望这里的大家都好好地,希望自己能多的帮上猴子,得他日夜操劳。

不过事实上这点简单的寄望也很难做到。

在这里,风铃做得多的便是帮猴子打扫房间。身为一个仅仅十几岁的悟者道修者,就算她的修为已经利用丹药勉强拉到了炼神境,欠缺的还是太多太多,能做的也太少太少。

例如上次勘探矿脉的事情,终也证明她勘歪了。

亲手帮猴子准备好好像斜月三星洞时那样的水果早餐,风铃端着盘子伸手推开了猴子的房门,看到猴子一个人拿着长棍站在沙盘前寻思着。

“这两天得安排场战斗才行。”他悠悠地嘟囔道。r

昆明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肺鳞癌怎样治疗
拉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