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汤月琦被母亲领着搭配

2020-05-29 17:43:01 来源: 广州家居网

1、相逢初识孩提时代
汤月琦和刘陆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汤月琦二姨的家里面,汤月琦被母亲领着,小腿晃悠悠的走着小步子,踢踏踢踏的来到了二姨家门前。
“二姨!”开口怯生生的叫了一声二姨,汤月琦便躲在了母亲的身后,不敢向前挪动一步。
“你就是汤月琦?”一声好听的稚嫩的男童声音响起,一个好看的男孩子飞快的从里屋奔了出来,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汤月琦道:“表哥表哥你快来看啊!好可爱的妹妹啊!”话音刚落,就迫不及待的走上前盯着汤月琦直直的看着。
“他是?”汤月琦的母亲看着眼前的小男孩问着自己的妹妹:“哪家的孩子?” “我叫刘陆铭,大家都叫我明明!”刘陆铭扬起小脑袋来眨着大大的眼睛,突然伸出手来对着汤月琦笑呵如果你的产品没有一定的品牌呵的说道:“表哥没有骗我,今天果真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
“明明,你好。”汤月琦小声低语着从母亲的身后转身出来,伸出手和刘陆铭伸出的手轻轻握在了一起。
母亲把汤月琦寄养在二姨家,6岁的汤月琦和9岁的刘陆铭吃在一起,玩在一起,打闹在一起,哭笑在一起,从此就像两块麦芽糖似地黏在了一起,分也分不开。

2、背着书包上学护送
按照辈分来讲,汤月琦还得叫声刘陆铭哥哥,毕竟人家比她大上几岁,并且这祖上传下来的辈分可不能乱,虽然汤月琦极不情愿叫刘陆铭一声哥哥,因为总觉得自己在气势上就输人家一等。
每天离开二姨家,天还是蒙蒙亮的带着些许灰暗,一个小女孩家家的总不怎么让人放心着上学,每每这个时候,一出门,门口便站着刘陆铭,笑呵呵的站的笔直笔直的处在那里,见着汤月琦来了,笑着走上前去,推着自行车道:“小月月,坐好了啊!”
坐在刘陆铭的后车座上,汤月琦总是翘着小脚在那边哼着学校音乐课上教的曲子,一路上看着周围模模糊糊的风景,刘陆铭一个车身转弯,汤月琦吓得紧紧的抱住了刘陆铭的腰。
这个时候汤月琦上小学五年级,刘陆铭上初二,两所学校离得很近,所以每每刘陆铭都会先送汤月琦去上学,看着汤月琦走进了校门,刘陆铭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去。
六年级的时候,二姨给汤月琦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踩着自行车的踏板,自豪的看着刘陆铭道:“哼,我以后自己也会骑车了,哥哥你不用送我了。”
“是吗?”刘陆铭一闪而过的失望没有让汤月琦看到,只是刘陆铭心中好像有些不开心的盯着汤月琦的自行车,似乎很想盯的自行车多出一个洞来。
“我的自行车怎么又没气了呀?”汤月琦弯下身子检查着自己的自行车接二连三的被放气了,真是令自己一头雾水的郁闷着。
“小月月,你是不是车坏了啊?”每次这个时候刘陆铭都会很准时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活像是一个救命菩萨般的,让汤月琦坐上了他的自行车,然后把自己那辆崭新的几乎没怎么骑过的自行车放在一边。
“刘陆铭!”汤月琦连名带姓的叫出了刘陆铭的名字,这表明她真的生气了,叉着腰看着鬼鬼祟祟的刘陆铭在一个夜晚又准备放走自行车的气,汤月琦一脸愤慨道:“你干什么啊?老破坏我的自行车,是不是不想我有新车骑啊?”
“不是的不是的!”刘陆铭慌忙的摇着头,准备上前解释着,还没走上前,汤月琦不听他的解释,转身气鼓鼓的走掉了。
“小月月,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吗?好不好,好不好,以后哥哥天天给你当马骑都没有问题的。”信誓旦旦的承诺着,刘陆铭追在汤月琦的身后求饶原谅已经好多天了。
“我原谅你了!”汤月琦好笑着看着刘陆铭哭丧的脸庞,一扭头仰起脖子道:“那你自己说的以后每天给我当马骑都没有问题?”
“没问题!”刘陆铭开心着蹲下身子做出一个卧马的姿势,神情搞笑的看着汤月琦。
“谁要真的把你当马骑了啊!”汤月琦好笑着看着眼前的刘陆铭,转身推着自行车道:“哥哥你还真是个小孩子啊!”
“等等我啊!”刘陆铭骑着车追上汤月琦。

、护花使者蝴蝶多多
一放学回到家中,汤月琦心中生气万分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停好自行车从门外回来的刘陆铭对着自己微笑着,汤月琦撇过头去不看刘陆铭一眼。
“小月月,你怎么了?”刘陆铭不知所云的走到汤月琦身边疑惑万分的问道:“怎么不理我呢?”
“谁要理你啊?哼?”汤月琦说着继续撇着头不理睬刘陆铭,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身旁的书本,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在看书。
“汤月琦!”这回换刘陆铭连名带姓的叫唤着汤月琦的名字,这就说明刘陆铭很认真的想知道汤月琦为什么生气了。
“我不喜欢那些大姐姐!”看着刘陆铭执着的眼神,汤月琦半晌终于嘀嘀咕咕着心中很想说的话,扭过头来撅着嘴一字一顿看着刘陆铭道:“不喜欢她们!”
“原来是这样啊?”刘陆铭恍然大悟着会心笑着,心中的犹疑化解开来,低着头从书包中拿出自己的课本转身淡淡道:“那是她们自己跟着我啊,我也没有办法。”
“哥哥!”汤月琦从椅子上跳下来,在刘陆铭身后轻轻跺着脚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说罢冲进了卧室,关上了卧室的房门,把刘陆铭一个人晾在一边。
又是一个放学的傍晚,骑着自行车并肩和刘陆铭骑在马路右边,一如既往刘陆铭都会骑在汤月琦的左边,让她在路的内侧,这样刘陆铭才放心的骑着车。
“奇怪了!”汤月琦四下张望着奇怪万分的探着头嘀咕着:“人呢?”
“我不就是人吗?”刘陆铭转过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身旁的汤月琦戏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不还有你吗?”
“我是说那些女生?”汤月琦大声叫着突然间自己一个慌神,眼看着自己的车子倒在了地上,顿时锥心的疼痛传遍了自己的全身。
“小月,你没事吧?”刘陆铭扔下自己的自行车,奔到汤月琦的身旁扶起汤月琦急切道:“你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羊肠小道上一个消瘦的男生背着女生的背影消失在路人的视野中,一步一步坚定而又艰难的迈着步子走向了医院的方向。

4、第一颗爱心喜欢欺负你
汤月琦最不喜欢的就是医院里面那种不好闻的药水的味道,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受伤了呢,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医务室里面,眼睛却是不时的往外瞟着。
“小月月,吃个棒棒糖吧?”刘陆铭献宝似得高举着棒棒糖跑了回来内疚的对着汤月琦哄着:“等下打针的时候咬着棒棒糖就不会很疼了。”
“恩。”汤月琦乖巧的接过棒棒糖,心中还是颇为担心的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胖胖医生拿出的针筒,紧张的在刘陆铭的手背上捏着。
“哎呦!”刘陆铭光顾着看汤月琦打针了,方才惊觉自己的手背一阵疼痛,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背红肿的像一个高庄馒头,而抬起头来却瞥见了汤月琦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道:“谁让哥哥你老欺负我的?”
“我哪里欺负你了?”刘陆铭不去管自己的手背,扶起身旁的汤月琦微微抿着嘴道:“走了,我带你回家。”
很快的汤月琦受伤的小腿就痊愈了,现在又在活蹦乱跳的跟着刘陆铭身后屁颠屁颠的玩的乐此不疲,追逐嬉戏的两人来到一颗长满了桑葚的树下。
挂着硕果累累的紫色桑葚的枝条被压得垂下来,弯弯的枝条随着风轻轻晃着,好像对着过往的路人礼貌的打着招呼,经过的人们不由得多瞧了几眼桑葚。
“哥哥,我想吃?”汤月琦流着口水盯着树上的桑葚,可怜巴巴的看着身旁的刘陆铭一脸期盼。
“我帮你爬上去,你就可以摘桑葚吃了!”刘陆铭蹲下身子来,示意着汤月琦按照老办法踩着自己的背爬上树。
“好嘞!”汤月琦熟练的借着刘陆铭的背劲一使力爬上了桑葚树,嘴角的笑意灿烂的很,冲着树下的刘陆铭挥挥手道:“我上来了,我吃桑葚了,你吃不到!”说罢采摘着桑葚自顾自的先品尝了起来,眼角还时不时的瞄上树下的刘陆铭一眼,发现刘陆铭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汤月琦就一脸的开心。
“快下来了!”刘陆铭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去的颜色,有些担心的看着树上的汤月琦道:“回去晚了,又要挨骂了!”
“那我跳下了,哥哥你接着我啊?”汤月琦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树下的刘陆铭,脸上一抹放心的神色,却没有察觉到刘陆铭嘴角一闪而过的一抹坏笑。
“好的,你跳下来吧,我接着你!”话音刚落,就见着汤月琦一如既往般的纵身一跃正飞翔着,突然间噗通掉地上了。
“哎呀!疼死我了!”汤月琦趴在地上摔了一个够啃泥的姿势,捂着自己的屁股疼得直叫道:“刘陆铭,你干吗!”
“你没事吧?”刘陆铭一脸紧张着,着急的走上前作势查看着汤月琦的伤势,然后一躬身假装无奈万分道:“小月月,看样子你也走不动了,要不我背你吧?”
“谁要你背啊?”汤月琦叫嚣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愤愤道:“你没安好心,干嘛不接着我,害的我摔成这样?你很高兴吗?”
最后坚持不下,刘陆铭还是背着汤月琦走回了家,一路上汤月琦闷闷不乐,倒是刘陆铭脸上偷偷的笑开了花,当然只是暗自发笑不能让汤月琦看到,不然一顿挨批一定是少不了的。
春天到了,屋前的桃花开始泛出了自己的花苞,阵阵清香随风袭来,蝴蝶翩翩追逐着花儿的影子嬉戏,盯着屋前的景色愣愣的发着呆的汤月琦却无暇欣赏着美丽的春意盎然的景致。
“真讨厌!”扭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清秀女子和刘陆铭窃窃私语着,两个人谈笑风生着开心的笑着脑袋凑在一起,汤月琦的小拳头捏的紧紧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女生们靠的刘陆铭太近,脸上的阴霾越来越重。
“小月再见!”临出门的时候女生还不忘看了刘陆铭一眼,再看向汤月琦脸上露出一股奇怪的笑容,挥挥手转身离开了。
“哥哥,你喜欢她吗?”汤月她终于下决心参加了合作社。跟着老养牛户到内蒙古抓了小牛琦回到屋子里面很小心的托着下巴看着刘陆铭很认真的问道:“她长得很好看的。”
“小月月?”刘陆铭捏了一下汤月琦的鼻子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胡思乱想了啊?别瞎给你哥哥我乱点鸳鸯谱啊?”
“你不是和她很要好吗?”汤月琦貌似漫不经心的嘀咕了一句,噘着嘴很是不悦道:“喜欢就喜欢呗,干嘛不承认?”
“小月月,哥哥送你一个东西好不好?”刘陆铭很认真的看着汤月琦,突然神秘兮兮的从身后拿出一张白纸道:“你看好了?”说罢,很仔细又很小心的开始折起来。
“这个是?”汤月琦看着一张白纸瞬间在刘陆铭的手下瞬息万变成为了一颗爱心,顿时惊讶着张大嘴看着刘陆铭道:“好神奇啊!”
“送给你。”刘陆铭递过去小声低语着:“这个可是我第一次折会了爱心,送给你,你可是第一个收到哥哥爱心的人哦?”
“恩,是吗?”汤月琦开心的忙将这颗爱心很宝贝的收起来,心中欣喜万分的想着:“还是哥哥对我好啊!”<(2)开拓微商模式渠道,获取其线上量体业务数据,提升公司精准营销能力;br> 这个时候的汤月琦初二,刘陆铭上高二,懵懵懂懂的汤月琦似乎没有真正正真的感受到来自身旁的刘陆铭青涩男孩的心意,而刘陆铭只是小心的守护着心中的女孩子,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边,看着眼前的汤月琦欢喜的摆弄着爱心,好奇的讨教着自己,撒着娇让自己教她折爱心,刘陆铭眼角的笑意一直延伸到了心里。

5、不许你们欺负小月月
汤绮月一如既往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四周美丽的风景心中一片清明,想着又是一个周末可以见到刘陆铭就很高兴,嘴里哼着的曲调也是欢快的曲子,踩着树叶卡擦卡擦的声响突然撞上了前面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忙低着头道歉,刚一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脸,是自己同学的哥哥们。
“你不就是那个没爹妈疼,没人要的孩子吗?”大男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嘲讽似得看着眼前的汤月琦指指点点道:“听说你爸妈不要你了,就把你丢在二姨家,真可怜啊,可怜没人要啊!”
“你们!”汤月琦最生气的事情之一就是有人非议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家庭,所以仰起头来眼中怒火中烧着大声道:“谁没人要了?看看你们才是一群没人要的野孩子呢!”
“你说什么?”男孩子们围过来对着汤月琦一脸凶着,步步逼近着流里流气道:“你这臭丫头不想活了是吧?”
“哥哥?”汤月琦惊讶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刘陆铭,正想推开眼前的几个男生冲过去,只见刘陆铭已经冲上来对着那几个男生就是一拳。
“小子,你敢打我们?”几个大男生叫着和刘陆铭扭打在一起,大家打成一片,这时候来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一起加入到了战局中去,将几个大男生打得落花流水,一个个捂着嘴巴扶着腰喊着疼一拐一拐的走掉了。
“你们怎么都来了?”汤月琦看着刘陆铭再看看眼前曾经经常玩在一起的大男生们,一脸忧心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这点小伤不碍事!”刘陆铭抹了抹嘴角的血丝,紧张的看着汤月琦道:“你没事吧?”
“没有!”汤月琦摇摇头,但是脸色已经沉下去了,伸出手来挽着刘陆铭的手道:“走,哥哥们,为了感谢你们出手相救,我请你们吃饭。”
“呦,小月很豪爽啊!”大男生们看着刘陆铭再看看汤月琦道:“我们作为你的大哥哥,怎么会看着你被别人欺负呢?要欺负也只有我们能欺负,你说是吧陆铭?”说罢轻轻锤了一下刘陆铭,使使眼色道:“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啊!”说着带着奇怪的笑容走开了。

共 872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富有有生活气息的作品,此篇小说描写了少男少女的心里变化,非常逼真,这篇小说跟上一篇一样每小节都有一句导读的标题,让人看到标题就会产生阅读下去的欲望!【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0-0 -2 21:59:2 两篇小说都不错!欣赏了。 喜欢文学、音乐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
母乳性的黄疸什么症状
南宁中医牛皮癣医院
跑步后怎么拉伸小腿
张家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玉林牌正骨水厂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