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br看守点是在峭壁上掏出的一个洞穴搭配

2020-05-21 13:54:14 来源: 广州家居网


看守点是在峭壁上掏出的一个洞穴,不足2平方米的地方搁着一张木质的单人床。说不出这张床的年岁有多久,只是感觉它已经很久了,久得就像山顶上那棵虬曲蜿蜒的松树,久得就像悬崖上那株摇摇欲坠的刺槐,久得就像大渡河里的滔滔流水,如果荆花香的文化水平再高些,如果她读的书再多些,那么她还会想出更多描绘这张床的词汇。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想不出来了,她坐在床上,说:“反正超过25年了,25年前,我到看守点时,你已经在这里了。”
荆花香有个自言自语的习惯,在这没有人烟的所在,在这只有风声、雨声、太阳照在树木、照在钢轨上发出“滋滋”声音的所在,荆花香跟所有她能够看得到的东西说话,钢轨、枕木、树木、石头,还有看守点里的这张床。很长时间,荆花香怀疑这张床是生在洞穴里,而不是后来被人搬进这里的,它的四脚不是扎在洞壁上,而是硬生生地从石头里生长出来的。如果再浇点水,虽然洞穴里面非常潮湿,鞋子搁在床底下,一晚上就湿漉漉的,但是再浇点水,那床就会长出碧绿色的叶子,开出鲜红色的花朵来。
夜色慢慢浸满了大山,各种层次的绿依次掩没在黑色里面,信号灯就搁在床脚不远的地方,但是荆花香没有将它拧亮,她担心这拢雪亮的灯光会惊扰了她的客人,它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高昂着头,吐着信子,犹豫着该不该进来。荆花香一直在等它的,是的,巡线回来,她一直坐在床上,等待着那条蛇的到来。
第一次遇到蛇是去年夏天的晚上,荆花香巡线回来,看到它盘在床底下,高昂着头,吐着鲜红的信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荆花香一下子坐到地上,她确信自己是个好人,确信自己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确信自己是个老实人,她巡线的时候从来没有一丝马虎,遇到危石滚落或是泥石流从来不知道害怕,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少,但是每一次,她都及时拦停了列车,保证了列车的运行安全。
那些坐着火车南来北往的旅客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不知道在这寂寞的深山里面,在长得似乎没有尽头的火车道旁,这个穿着橘黄色马甲,看上去有些木讷的女人,对于他们的出行有什么意义。
荆花香的老家在农村,那里的人认为蛇是有灵性的,如果你做了坏事总有蛇寻是一个长期过程。李国祥说上门来,它们或是挂在门棂子上,或是藏在衣服橱子里,或是窝在草垛里,这个时候,你不能驱赶它的,你要细细慢慢地跟它说话,像跟父母、跟老师那般地说话,一直说到它静静地离开。
荆花香坐到了地上,荆花香开始了说话,她说:“我没有做错事呀。我一直在工作,似乎除了工作,我没有别的爱好。我没有家,远在镇上的那间房子也是单身宿舍。我住在看守点与住在单身宿舍没有什么两样的,到哪里都是我一个人。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巡线。我以前是有过丈夫,可是他嫌弃我的木讷,嫌弃我的少言少语,嫌弃我一出门就是三四天,所以他跟我离婚了。可是这是我的错吗?如果他在深山里呆久了,呆上五年,十年,他也会木讷,也会少言少语的。我有错吗?是的,我拒绝了那个男人,我知道他想跟我处对象,可是他只领着我在镇子上行走,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汽车,那么多的声音,那么多的尘土,我不喜欢呀,不喜欢镇子上的热闹。不喜欢也有错吗?”
荆花香絮絮叨叨地说了半个小时,说到最后她流眼泪了,她趴在地上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够这样流畅地讲话,第一次发现自已能够一次讲这么多话,第一次发现将肚子里话都掏出来会这样轻松。那条蛇应该听够了吧?那条蛇应该走了吧?
荆花香抬起头,发现蛇还在,它似乎累了,头搁在盘起的身子上。荆花香瞪大了眼睛看它,荆花香问:“你怎么还不走呀?”
这时候,荆花香发现蛇受伤了,它盘起来的身子腐烂了手机那样大小的一块。荆花香迷惑了,问蛇:“你是叫我给你治伤的吗?你不是来听我说话的吗?”
荆花香想起小时候听到的许多故事,那些受了伤的动物主动跑到人的面前寻求救治的故事。荆花香确信她遇到了故事中的情景。是的,她在大山里呆得太久,那蛇兴许天天见她,那蛇对她已经很熟悉了,兴许那蛇已经将她当成同类了。
荆花香进入看守点,她从包里拿出一盒消炎药,将药片碾成粉末,涂到蛇受伤的地方。等同时畅游在近日也发布了重金代理韩国游戏《Eastern Blade》的消息。看来14年才是畅游真正大动作的一年她站直身子时,蛇也活动了身体,慢慢地爬出了看守点。
再一次遇到蛇,是五天之后的深夜。一个男人摸进了看守点,他的目标不是荆花香,他的目标是看守点上方用钢轨、角钢和圆钢焊成的护栏网。这样的情况,荆花香遇到过一次,她用对讲机喊来车站的警察,一下子就抓住两个男人。这一次,荆花香见到了那条蛇,那条蛇突然从床底下钻出来,吐着鲜红的信子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嗷”的惊叫一声,跑出了看守点。
荆花香也吓了一跳,她看到蛇慢慢地盘起了身子,心才一点一点平静了下来,她说:“你的伤好了吗?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蛇并没有反应,它将身子一点一点地展平,然后,爬出了看守点。
蛇成了荆花香最好的伙伴,巡线的时候在怀柔等待处理此事。,蛇就跟在荆花香的身后,荆花香走它就走,荆花香坐,它就盘在旁边。风吹动了树林,发出了好听的啸声,太阳越过高大的山障,落到荆花香的脸上。这样优美的一个地方,这样安静的一个所在,人和动物这样和谐相处的一个情景,是哪里也找不到,哪里也寻不到的。荆花香的心柔了,荆花香的心醉了,她想:就这样好了,就这样过一辈子,就这样好了。
秋天来了,满山的绿叶变成了金黄色,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层层叠叠地铺下来,与银亮、弯曲的钢轨交织在一起,渲染成人间最美丽的景色。秋天里,荆花香接到命令:看守点撤销了。领导要努力营造“两个适宜”的城市环境。二是在建设工作的出发点上她选择两个地方,一个是县城,一个是另一处深山。一想到县城,荆花香的脑海一片乱纷纷的声音,无数条腿、无数辆汽车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她的头疼了,她要吐了。她选择了另一处深山。
这一夜,是荆花香在看守点的最后一夜,这一夜,蛇没有出现在看守点里。荆花香静静地坐在床上,她在等待着蛇的出现,等待着告诉蛇,她将用背蒌装着它,奔赴另一个看守点。

共 2 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蛇,是很多人都非常害怕的一种动物,但在这篇小说中,那蛇倒是很通人性的。小说通过一段人与蛇之间的故事,写出了人与动物应和谐相处的主题。当然,作者还成功塑造了一个人物形象,那就是荆花香,她的职业操守、内心世界、情感经历、心理变化等方面,都体现了其与众不同的人物个性。等待一条蛇的出现,这份情感是非常耐人琢磨的。小说构思精巧,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欣赏,推荐共赏!【编辑:舟中人】
1 楼 文友: 201 -05-28 17:24:22 不错的微型小说,表示欣赏!问候作者,欢迎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好!营口男科医院
双侧颈动脉斑块
沧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月经颜色暗红的原因
福州白癜风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