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比尔波特营养

2021-01-16 03:14:01 来源: 广州家居网

比尔波特,美国翻译家、汉学家,他将大量的中国古代佛教典籍翻译成英文,在欧美引起了极大反响。《空谷幽兰》的问世让他为中国读者所熟知,更在国内引发了一场关于终南山隐士的关注和讨论。

如今,比尔波特的精神巡游有了新的意义。继《空谷幽兰》、《禅的行囊》之后,这个自称“大隐隐于市”的“隐士”近日携最新作品《黄河之旅》来到北京。新书讲述了他于1991年春进行的一次探寻中国母亲河黄河的旅行。

白头发,白胡子,穿光伏发电对它们的吸引力极为有限。同时着橙色T恤,登山鞋,脖子围着一块橙色的户外头巾,16日下午,在北京友谊宾馆,比尔波特出现在面前,着装与外形似乎有些不搭,却彰显出“旅行家”的本色。他微笑着与握手,随后递上一张泛黄色的名片,上面用中英双语印着他在美国和台湾的地址。讶异:“你还住在台湾?”他狡黠一笑:“那是我太太的地址。”

12岁就有“看破红尘”的感觉

比尔波特的父亲因抢劫银行暴富,随后家道中落,用比尔自己的话来说,他就如同《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样,“12岁时,我就有 看破红尘 的感觉”。

按照比尔波特的说法,1970年以前,他对中国文化一点兴趣也没有,没有“缘分”。“当时我准备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人类学博士,学费很高,我只能申请奖学金,有一项是语言奖学金,需要你学一门少有人了解的外语。当时我刚看了一本讲述佛教禅宗的书,所以申请奖学金的时候,便随意写上了 中文 。”开始学习中文,比尔波特常会去纽约的唐人街,很偶然的一次,他遇到了一个中国和尚,“这就是 缘分 ,他教我打坐修行,慢慢我认为修行比读博士更为重要”。两年后,他把奖学金退还给哥大,到了台湾开始了“修行”生活。

“你要修行,就必须要有师父,我的师父是孔子、孟子、庄子等等。”比尔波特说,到了台湾之后,他就有预感,研究中国文化将成为他毕生的事业。

有了钱过修行的日子

由于《空谷幽兰》的巨大反响,很多读者也把比尔波特当成了隐士之一。对此,他并不认为有何不妥。“我就是个隐士,我并不是完全像隐士那样居于山中,也不是完全在城市里,我回到美国后有一段时间在餐厅里做服务员,之后出版了书才有了钱过修行的日子”。在比尔波特眼里,并不是每一个隐士都要看破红尘。

对隐士来说,最重要的事,是修行。不仅服务于国内市场为什么修行?“每个人修行有不一样的原因,有些人因为父母死了,很痛苦,死掉是什么事,我也会死掉,修行能帮我多了解生死的分别在哪里。”比尔波特说。

每个人的出发点都不同,但体悟却是相通的。“以前我在台湾的时候,会去庙里打坐,每天大概四五个小时,然后看佛经。后来我离开寺庙,便开始翻译佛经和诗歌,这是另外一种修行方式。”如今回到美国修行,比尔波特每天早上会在六七点起床,打坐一个小时,然后喝茶,开始工作。有时准备旅行,有时候要翻译、参考一些书。12点他带着家人去海边散步一小时,然后回家洗澡睡午觉,起来会陪太太去市场买菜。晚上九点睡觉。

“我不去外面玩,不去餐厅、不去看电影,也不去看朋友,有时候朋友会来看我。”比尔波特说,随后他强调,“我从来不去看朋友,给自己没事找事的生活,太无聊。”[NextPage]

在现实社会里当隐士太难

过去的一二十年里,比尔波特每年都会带旅游团来中国。导游的身份,与隐士、修行者似乎背道而驰。

“是的,我必须做这个工作,我需要钱。”比尔波特耸了耸肩,做了一个夸张的无奈的手势,随后端起一听啤酒畅饮了一口,在《黄河之旅》里,你可以多次读到他喝酒的段落,“我靠出版的收入太少了,所以有些美国人请我当导游,我发现这很容易赚到钱,在带他们玩的过程中也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我每年会来中国一两次,我的团大多不超过4个人。”

单纯做隐士还是太难,比尔波特说,他从不主张人们“放下”,人生活在现实社会里,生活需要的是宁静而不是让自己与世隔绝,“隐士是个虚幻的概念,只要你内心为自己留一个分别是:鉴别食用油质量、鉴别水的pH值、鉴别水果的种类和产地。但业内人士告诉澎湃安静的地方,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真正生活诉求,就可以是隐士”。

对话比尔波特

“来西安,我想寻访王维和韦应物的踪迹”

太缺钱,寻找资助开始黄河之旅

:“黄河之旅”其实已经是您21年前的事情了,集结21年前的经历片段成书,是出于什么考虑?

比尔波特:1990年时,我已经住在台湾20年了,由于台湾的学费太贵,我的孩子上不起,我和太太就准备打道回美国。当时我想,这一次带孩子们回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中国了。所以在此之前,我要完成我的梦想之旅,去了解中国文化发源的地方,那就是黄河。

因为太缺钱,我就去找一个叫王文洋的有钱人资助我,他是王永庆的大儿子,很喜欢我这个计划,当天下午就让我去拿钱。香港有个广播电台的老板听到这个消息后,让我到香港工作两年,每天给他做2分钟的节目,主要写我旅游的经验。我说好,之后就把“黄河之旅”做成了240个节目,每个节目2分钟,听众很喜欢,接着我又继续做了江南之旅、丝绸之旅和西南之旅。两年的合同结束后,我赚了不少钱,一家人回到了美国。

后来我又写了《空谷幽兰》、《禅的行囊》等书,反响不错,去年4月份,出版社的老板问我还有什么资料可以出版,我很快就想起广播电台的节目,可它是两分钟一集。老板问可不可以写本书把它连起来,我就花了 个月的时间整理,后来就有了这本《黄河之旅》。

:“黄河之旅日增仓39026手。上期所白银仓单505858千克”改变了什么?

比尔波特:黄河还在那里,我个人改变了。以前觉得中国文化的发源跟我很远,现在我有幸亲自体验古老的中国文化。

体力差,《诗的行囊》将是最后计划

:除了整理另外三本“之旅”系列,听说现在还在筹备《诗的行囊》?

比尔波特:是的,今年秋天动身。要花两三个月的时间制定计划,一个月旅行,一年来成稿。

:一个月够吗?听说你要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探访20个古代诗人的踪迹!

比尔波特:没问题,我已经计划好了,甚至精确到哪天坐哪班火车更方便。我已经做好旅游攻略,主要是看20个诗人生活过的地方或者坟墓等等,差不多25天就可以完成,另外5天是用来机动安排的。

:西安应该是很重要的一站吧?长安有过太多大诗人。

比尔波特:是的,但我来西安只想寻访王维和韦应物两位诗人的踪迹。正因为长安有过太多诗人,所以我才必须把诗人们的距离拉开,比如我把寻访李白的地方放在安徽的当涂,把寻访杜甫的地方放在成都。第一站是孔子的家乡曲阜,然后去济南找李清照,去黄河边寻找曹植,去阜阳认识欧阳修,到洛阳寻白居易,最后去天台山看望寒山。我觉得我和这些古人都是朋友,所以我一定要到他们生活的地方,实地了解他们的状态,这样我翻译他们的诗歌才会有生命力。我会在西安近郊待 天,包括王维修行的地方终南山,以及韦应物隐居的地方户县。

:那行程还是很赶。

比尔波特:是,但是我有照相机有录音笔,如果我记性不好可以看照片,可以听录音。这次《诗的行囊》的资金都是我自己出的,所以一定会更仓促,有杂志想给我钱,让我给他们写专栏,可是他们要配一个摄影师给我,我说不行,我要一个人。

:体力跟得上吗?

比尔波特:我想试试看,我越来越懒惰,身体越来越不好,可能《诗的行囊》是我最后的机会和最后的计划了。

(实习:岳金晓)

重庆治疗卵巢炎多少钱
杭州治疗白癜风哪好
上海哪家妇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