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重生清宫宠妃第一百七十四章女人不能忍营养

2021-01-16 03:16:07 来源: 广州家居网

重生清宫宠妃 第一百七十四章 女人不能忍

“够了,都不准给朕哭了。”

康熙的怒吼一落,桑梓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只是,她本来就在伤心一个小女孩独自站在钟塔的着,你康熙不来哄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吼她,这让桑梓更加伤心难过,当下不能自己的看着康熙:“你……坏蛋嗝……欺负…欺负人家嗝。”打着噎嗝伤心的继续哭的更大声了。

而她身边的三小,一听到桑梓更加伤心的哭声,一个个的小嘴张的更加大了,喉咙难受的咳嗽了几声,接着哭泣的更加凶了起来。

这算怎么回事?

康熙看着哭的越来越嘶哑的太子和两个阿哥,气愤的想要杀人,可他也知道自己刚才下意识的怒吼,简直是火上浇油,可他能怎么办?

康熙头疼的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目光看着坐在椅榻上那个哭的不能自己的小女人,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亏他还是一个大男人,明知道宜妃这次怀着身子,性子变得单纯敏感,他还这么吼她,怪不得宜妃说他是坏蛋,他能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吗?

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康熙都要让宜妃不再哭泣,要不然他的太子和安踏两次被评为 中国爱心企业 。阿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停预计到第三季度的增长率会更高止住哭泣。这一刻,康熙看着自己的太子和两个阿哥哭的这么伤心,心里也难受的要命。同时还在想着,要是让他知道谁惹他的宜妃、太子和两位阿哥哭的话,他一定会让他知道弄哭自己宜妃和太子阿哥们是什么代价。

慢慢的来到小女人的身边,康熙的身子也软了下来,看着湿了一大片的前襟,康熙的心里无端的哽的难受。挨着椅榻康熙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黄色的手帕,一个胳膊也揽着她的腰,轻轻的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朕错了,不该大声的吼你。”康熙的声音很柔,虽然这句话很丢他皇帝的面子,可他看着这么伤心的小女人,就当是赔罪的好了。

“你…本来就错了,你…这个……这个混蛋,居然……吼人家。”说着,她就气愤以上货为例的拉着康熙的龙袍,直接在上面擦鼻涕,算是对他的惩罚。

康熙在她拉着擦鼻涕的那一刻,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可也知道,女人都是小心眼的生物,要是他的龙袍不牺牲的话,受罪的可是他的太子和两个阿哥了,于是,康熙大方的任桑梓摧毁起来了。

“朕保证以后再也不吼你了,你也不要再哭了。”康熙觉得自己已经很牺牲,于是开始说自己的目的:“你看太子、保成和胤祺都哭成泪人了,嗓子都哭哑了,要是再这么哭下去,他们的喉咙就会受不了。”

桑梓被他这么一说,才发现事情大条了,特别是看着三双哭的红肿的双眼,桑梓的心里难受的一阵疼一阵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伤心的哭了一下,自己的傻儿子居然也跟着自己哭成这样,心里难受个半死。

偏巧他们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衫,知琴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生怕自己要是把他们的小手给拽下了,太子和小主子们继续哭泣,于是,众人都是一脸担心的侍立在桑梓的面前。

桑梓埋怨的看了康熙一眼,你说你这个当阿玛的,怎么就这么负,明明看到自己的太子和阿哥们正在哭泣,还不赶快去哄着,特别是想到康熙刚才吼自己的话,桑梓狠狠的又抿了几下鼻涕,这才看着眼前的几个小家伙:“好了,不要再哭了,要是再敢哭泣,你们就不是好孩子了。”说着,桑梓就拽过康熙手中的手帕,轻轻的为三小擦拭了一下泪水。

而这个时候,太子、保成和小五儿也都慢慢的停止住了哭声,唯独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吓人,不过,康熙可没有注意这些,唯有看着自己的太子和阿哥们心里揪着似得疼了起来。当下看着他们身后的侍女嬷嬷:“赶紧为太子和阿哥们换置一身衣衫,顺便再让小厨房准备一些梨汁。”说着,他就看着梁九功:“让朕的御医亲自为太子和两位阿哥诊一下脉,特别是饮食上面的东西,让他注意一点。”

三小也是真的哭累了,这会儿被身边的嬷嬷侍女带走,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倒是康熙看着哭成泪人的小女人,心里也是难受的半死。只见知琴递出的湿手帕,一下子就被康熙拦截了,轻轻的为桑梓擦拭着。

也幸好桑梓不喜欢擦拭那些脂粉,现在被康熙一服侍,脸上的泪痕就被他擦拭个干净,唯独那双眼睛,由于哭的时间太长,显得红肿了几分,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疼。

康熙觉得宜妃都是当额娘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儿似得带着几个更小的小孩儿哭泣,这要单纯成什么样子,他的那个温柔贤淑的宜妃,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这个时候,知棋也为她奉上来一杯梨汁汤,桑梓也没有理会,只是慢慢的抽泣着。倒是康熙很有眼色的端起桌子上茶杯,拿起杯子上的茶盖,把手中的梨汁水凑到她的嘴边。

等她一杯梨汁水喝完的时候,情绪虽然稳定了,可还是忍不住可爱的打着噎嗝,心疼的康熙又用手帕轻轻的为她擦拭了一下嘴上的汤汁。

做完这一切,康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是湿的,饶是他这位帝王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以前他就知道女人哭起来最麻烦,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宜妃要是哭起来,那简直是要命。

伺候太子和阿哥的嬷嬷侍女,已经把整装好的太子、保成和小五儿抱了出来,在身边人的侍候下,每人喝了一小碗梨汁,这才困顿似的打着哈欠,小眼珠子也开始没有焦距了打着一个个小噎嗝,看得康熙更加心疼起来了。

目光微微的看着半靠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康熙的心里也有些责怪,想起宜妃刚才一句话,就让自己的太子和阿哥们止住哭声了,为什么她不早一点说出那句话,害的自己的太子和阿哥承受这样的苦楚。

可是,等他看到怀中抽噎的小女人,康熙原本埋怨的话,也开始打弯了:“你看看你这一哭,把这几个小家伙全都弄哭了,你说朕该怎么惩罚你?”

桑梓一听这句话,就知道康熙这时秋后算账了,可是,带头哭泣的明明就是太子,康熙不去责怪自己的太子,反而过来欺负找她。于是,气愤的桑梓,一脸气呼呼的看着康熙:“人家本来就没有哭,可三阿哥一哭,就连累的臣妾也哭了起来,你要是找人算账,也不能这么颠倒黑白。”

康熙一听,嘴角就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他原本是非常生气的,可发现她宜妃伤心的小模样,康熙自己都跟着心疼了,哪里还想着找她算账?

“好,这件事情是太子错了,那你带着朕的二阿哥和五阿哥一起哭,你说朕该怎么罚你?”康熙好笑的看着这个就差说他偏心的小女人,有些好笑的再次询问道。

这个时候,桑梓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下,康熙忍俊不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得桑梓一阵脸红,可是,她明明可以好好的食用早膳的,还不是他的太子非要跟着自己来到她宫殿,害的她连早膳都没有食用,现在还好意思取笑她。

当下挣脱康熙的怀抱,站好了身子,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亏你好意思笑人家,不知道女人一孕蠢三年,而本宫不光为你怀了三个孩子,还要这样又傻又蠢的度过九年,如今你有了解语花钟意草,就开始嫌弃人家这样的糟糠妾,简直是男人能忍,女人不能忍。”说着就举着自己的小拳头朝着康熙打了起来。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鸡西医院牛皮癣
西安男科医院
南通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本文标签: